lynxies

那时

那天我穿一件新的驼色大衣,带着驼色帽子。到伯明翰,随便逛逛街,怕弄脏鞋子。吃了一碗河粉,认真地补妆,车站大屏幕下方,买了两瓶水,想了想又换成了饮料。你说你出站了。我扭头眯了眯眼看清,是你走过来,带着黑色的帽子,背着包,用手捂着嘴害羞地笑。我转过来看着你,你低头把我转过去,说别看着我,嗯,我会不好意思的。





不知道会有多少在被子里哭的深夜会这样想回去。

牡蛎

亲密关系太危险了。牡蛎打开壳露出柔软的肉,戳一下就抽起来疼。真心实意地颤抖

心要静。为离开和到来作准备
痴望是很不理智的

去弹琴 去画画 去剪纸 去练字
去学舞蹈 去做饭 去复习 去睡觉
不要 懒。

失眠

啊。我还是一样,心里的感情介于不会表达与不能表达之间。一切梗在心里的感情只好玩笑过去。

可念不可说

我想我得到一段非常美好的感情。很好,我要抓住它,我要藏好它。不管今后会被限定成什么性质。

我也是被人无条件守护的人。
妈妈呀幸福死我算了。

所以当巨大的喜悦席卷而来的时候,会突然因为没有人可以分享而委屈。一百句恭喜都比不上一个拥抱。

这个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依然是爸妈而不是他,证明我还是没有陷入爱情。

这种冷漠让人迅速的平静下来。分手不可悲,没有爱过却没法彼此交代。但也就这样了。